梦之彼岸

风月·肆

·大部分性转注意

·OOC注意

·私设青蘅君和忘机母亲中间没有杀恩师那一段,两人自由恋爱

姑苏蓝氏的人在仙门百家中信誉向来极高,不仅因为有严格的家规,也不是因为求学的人多。

最重要的是——云深不知处,尽出美人。

且不说十几年前因为大胆而名盛一时的青蘅君和他夫人的容貌,蓝老先生——蓝启仁,既高且瘦,腰杆笔直。虽然蓄着长长的黑山羊须,但绝对不老;照姑苏蓝氏代代出美男的传统来看,绝对也不丑,是十分俊朗的男子,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成亲,让无数女子“操碎了心”。

而当年的蓝家夫人的两个女儿,如今的“蓝氏双壁”:蓝曦臣和蓝忘机,更是让人*%#……@!%¥

咳,不好意思,我们继续。

所以,更多世家送自家孩子上姑苏求学,是去找媳…道侣的。

 

魏无羡是第一次到莲花坞之外的大家族,之前虽然来过姑苏,但也只是匆匆走过,并没有真正好好看过这个地方。而她的心里也隐隐约约有些不安,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里,将会改变她的命运。

而且……

“天子笑啊……”魏无羡不由得有些慌神,几年前她游历时,有幸喝到过天子笑,从那以后,她原本不大甚至没有的酒瘾……便一发不可收拾。

魏无羡很喜欢喝酒的感觉,而且一喝多就容易“性情大变”,和她本身的性格完全不符合。更关键的是,她喝醉时做的事情,基本上能记清楚。

不能再喝酒了。魏无羡沉思了一会儿,立下了这个决定(flag)。

 

晚上——

魏无羡提着两坛天子笑,一脸满足的打了个小小的酒嗝,来到云深不知处的墙边,抬脚就跳了上去。

还没站住脚,就看见眼前一道白光划过,意识到危险,她便侧身一躲,向另一边跳去。

“看起来晚吟教的还是有点用的。”魏无羡心里想。

稳了下身形,她抬眼向来人看了过去。

那是个长得极好看的女子。

她穿着与旁人无异的白衣,头上规规矩矩的束着抹额,神色冷清,就像别人欠了她三百两银子一样。她看着魏无羡,连眉都没皱一下,就好像刚才那一剑不是她刺的一样。

魏无羡看着她,先是愣了一下,脑海里不知怎么就划过四个字:“披麻戴孝”,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想法就这么对视了三秒。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听见声音,魏无羡才好像突然清醒了一般,脸上发红,不知道为什么就神使鬼差的对着她灿烂一笑,举起一坛天子笑,来了一句:“天子笑,分你一坛!”想了想觉得不妥,便又补了一句,“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对面那人眼中闪过一道魏无羡没发觉的复杂,面上却依旧毫无波澜:“……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

魏无羡一听,叹了口气:“你不如告诉我,你们家究竟有什么不禁的……”面上这么说,心里从乐音那里学来的职业病却开始发作,不禁想:“音色婉转,吐字清晰,身材也不错。虽然脸上有些冷,但抵不住容貌上加的分……”

“规训石上有,自行去看。”白衣女子不为所动。

“你们家那规训石啊,我看了,字密密麻麻的,三千多条家规,还是用篆文写的,随便盯上一会儿头都发晕,谁会去看啊。”心里却在想:早就看过了,我又不傻,幸亏我记得差不多了,要是一不小心犯了禁,岂不是就要挨罚?但是不让喝酒这一条真是让人难受。

不知怎么起了逗弄的心思,她狡黠一笑,开口:“好吧,云深不知处内禁酒,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接着,她打开一坛天子笑,当着那女子的面喝了半坛,见那女子虽然生气,但不知为何却没有动作,自觉奇怪,却又觉得有些无趣。便主动走上前去,将另一坛天子笑径自往那女子手里一塞,又将那半坛尽数喝完,咂了咂嘴,看着她说:“你们蓝家的弟子都是这样忍气吞声的么?我都这么做了,你居然都没有和我打起来。”

女子听到这话,手指微颤,却也没把手里的天子笑扔掉,回答:“云深不知处境内,禁止私自斗殴。”

魏无羡怔愣了一下,才发现她是在和自己解释,便掩面笑了两声,道:“你这人倒真是有趣,活像个小古板。”看她脸色有些黑,又说道:“不过啊,你长得真好看!我很喜欢你!”

那人脸上虽然看不出来什么,但耳根却已微微发红,魏无羡见状,调(gao)戏(shi)的心思更重,对她笑着吐了吐舌,就两步上前抱住了她,撒娇道:“我的人身安全和天子笑就交给你啦,漂亮的小姐姐~”

接着,她头一歪,身子一软,便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那女子身上,鼻尖环绕着淡淡的檀香,魏无羡神识渐渐模糊,嘴里却还不住嘟囔着:“放心吧,就这一次…家规我都背下来了……真的…不会再犯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却清楚地告诉了魏无羡一件事。

她醉了。

 

 

(魏无羡:我不依我不依!要小姐姐亲亲抱抱举高高!

蓝二姐姐:好。)

 

 

 

 

其实吧,我真的不能接受忘机他爸的爱情观。

估摸着之后忘机的那句“带回去,藏起来。”也是受他爸妈的影响,不好意思,这句话是要有的,但我怎么改就不知道了。

还有,悄咪咪BB一句:有没有人吃冷CP啊,比如说温启、桑仪、柳澄(对,就是隔壁剧组的柳巨巨,惊喜么?)、凶尸组又或者是我女装大佬箐哥和女扮男装子真妹妹什么的。

说实话,我正在苦恼我情哥(温情)和我聂大该怎么搞,一辈子单身?再从隔壁两个剧组借人?(在皮断腿的边缘来回试探.JPG)

要不然他们两个凑一对算了,日久生情什么的……呵呵(大佬抽烟.JPG)

PS:性情大变就是说,羡羡的性格和原著性格贴近的意思,毕竟这里的羡羡是女生嘛……肯定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啦……

风月·叁

·大部分性转注意

·OOC注意

魏无羡并不想回忆那几年是怎么过的。

烟雨阁就算是再不同,也照样会有它黑暗的地方,几年的训练,若是没有乐音在暗中帮扶着,她可能早就不存在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记得有一次,她在另一个分部唱曲时,见到过一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她站在二楼,看着自己,眼里带着渴望和羡慕,还有着……不知是对她还是对自己的,淡淡的讽刺。

魏无羡本来是想在结束时找她玩儿的,但是乐音一结束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不容置疑的把她带着离开了,她看见二楼一个漂亮的女人带走了那个女孩,女人的嘴里念着一个名字,如果她没有看错,那个女人叫她……“阿瑶”?

乐音也很不对劲,一直低着头,嘴里念叨着什么“再等等,等你再长大些”之类的。

虽然短暂,但这段记忆比起其它模糊不堪的记忆,这段反而被她记了许多年。

 

魏无羡扶了下头,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纠结了一番,缓缓开口道:“我是在七岁那年被乐音带回烟雨阁的,姐姐们都很好,和其他地方不一样。”

“小时候训练虽然辛苦,但是却都在互相帮扶……烟雨阁的规矩不算很多,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很喜欢这里,也没有几个故意挑事的。”

“至于我为什么来到莲花坞……因为乐音走了她临走前,让我多出来走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进了莲花坞。”

“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还能听到我父母的事……”

 

江澄一直在一旁听着,在魏无羡说完后,她忍不住开口:“那你留下来做客怎么样?既然让你出来走走了,那你留下来住几天呗。”恩,母亲看上去没有生气的样子。

魏无羡看着江澄有些微微发红的脸,心里一股暖流划过,只是……

“恐怕不行。”魏无羡看着江澄似乎有些失望的面容,安慰道:“我还要回去看夏露姐姐她们,烟雨阁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一个家啊。”

她看看房间里另外三人,见他们也微微有些失望,便说:“要不然,我留下来吃个饭?”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做了这个决定。

江澄看出了她的勉强,有些不满地低下头:“这么不想留下啊。”

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江澄,回烟雨阁的事暂且不说,就你那三只狗,便可以成为我不留下的理由啊。”

“不是……这和妃妃茉莉小爱有什么关系?”

“阿澄。”江厌离笑出了声,“阿羡的意思是她怕狗啊。”

“这样啊……”江澄思来想去,也不能抛弃那三只陪伴了她多年的伙伴,她叹了口气,说:“那……我下次去烟雨阁找你玩儿。”

“好啊。”魏无羡回答,“我给你听曲子。”

“阿羡可不能这么小气,我到时若是有空闲,便和阿爹阿娘一同去找你,如何?”江厌离笑着,看了一眼江澄,明白了她的小心思,“我给你带莲藕排骨汤。”

江枫眠见他们聊的开心,和虞紫鸢无奈的对视一眼等她们说完了,才开口:“阿婴。”

“你现在,过得很好,对吧。”

魏无羡闻言,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她回答:“恩,很好。”

谢谢你们,我很幸福。

 

 

魏无羡回到了烟雨阁。

她还是从前的“神秘”头牌,但不同的是,她那个自从乐音走了后就变得冷清的房间,却在江澄她们的来访下变得有些热闹起来。

江枫眠和虞紫鸢被莲花坞里的琐事烦的不行的时候,便会来魏无羡这里休息休息。甚至教魏无羡修炼,用她最拿手的“音”。

魏无羡和她母亲一样,都天资奇高,而且十分勤奋,没过几个月,都能接江澄几招了。

照虞夫人原话所说:“要是莲花坞那些不成器的家伙都和她一样,我哪还需要费这么多心思。”

魏无羡对此表示:只需要微笑就好了。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

这天,江澄熟练地进了魏无羡的房间,问她想不想去姑苏学习。

魏无羡想起乐音的话,又想起姑苏蓝氏有名的“弦杀术”和藏书阁,回答道:

“好啊。”


终于要写到忘羡了!

狂舔禁欲冷清颜值高,腰细腿长身材好的蓝忘机小姐姐!

(魏无羡:胡说!明明是我的!

蓝忘机:嗯。)

风月·贰

·大部分性转注意(我是不会让江叔叔性转的!)

·OOC注意

魏无羡以禾音的身份认识了江澄。

她知道,不以真名交朋友是危险的,但是乐音从小就教她:不可以随便将名字告诉别人,因为名字是一种言灵,一种咒,所以告诉别人名字也是危险的。

她知道,烟雨阁里的姐姐们,用的也是化名。

只是,对于她们这种人来说,真名又算是什么呢?就像她,魏婴和禾音这个“素面天女”相比,别人更认为禾音才是她的真名。

有谁会在乎她的真名是什么呢?

没有人。

 

她和江澄聊了很久,而且十分默契,就像是失散多年的老友久别重逢。

“真奇怪啊。”魏无羡说,“我们不是才第一次见面吗?”

“对啊,我也有这种感觉。”江澄回答。

天色渐渐变暗了,远处隐隐传来云梦江氏的弟子呼唤“大师姐”的声音。

听见声音,江澄黑了脸,不爽道;“啧,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师姐了……阿娘听到他们这么不稳重,肯定又要罚他们练习,到时候还不是我和哥哥遭殃。”

“你还有个哥哥啊。”魏无羡有些好奇,“叫什么名字?”

“对呀,我哥哥叫江厌离。”江澄的眼里隐隐有些骄傲,“虽然是哥哥,但是长得比我还好看,而且我哥哥做的莲藕排骨汤,味道绝对是世界第一!”说到最后,江澄的眼睛甚至隐隐有些发亮。

“呦,这我倒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兄控。”魏无羡好奇地问,“不过你哥哥一个大男人,真的会给别人做饭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男人做饭。有什么不对的吗?”江澄有些奇怪的歪歪头,“我觉得不管是我父亲还是我哥,做饭都挺好吃的。”

“……”原来父亲也会做饭啊。

“阿澄。”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魏无羡循声望去,见到一个身着紫衣的男子,他看着自己和江澄,眼里有七分宠溺和三分警惕。魏无羡想了一想,他应该就是江澄的哥哥吧。

“哥哥!”果然,江澄惊喜的叫了一声,便扑进了那紫衣男子的怀里,“哥哥怎么来了。”

“我看阿澄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我担心你啊。”他揉了揉江澄的头,看向魏无羡。

“在下江厌离,是江澄的兄长。”

 

他们聊了一会儿,江厌离也放下了戒心,对这个能忍下自己妹妹小脾气的这个女生也有了几分欣赏,于是便请她和自己一起回了莲花坞。

只是……

“那个,江澄,咱们商量个事儿呗……”魏无羡忍住尖叫的念头,死死握着自己的小臂,脸色发白,冷汗冒了一身,“能不能把狗先牵走啊?”

她自小怕狗,七岁前和狗夺食的记忆太过深刻,导致一想起就感觉小臂上的伤疤隐隐作痛。

江澄还没反应过来,倒是江厌离见她神色不对,又像是要把手臂掐断似的,也没有说明,唤来下人让他们把菲菲、茉莉和小爱牵走了。

魏无羡感激地看了江厌离一眼,又给江澄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和他们继续往前走去。

 

魏无羡见到了江家家主江枫眠和他的夫人虞紫鸢。原本虞夫人只是想看看是谁能让她女儿带回来,但由于这时魏无羡并未蒙着面,,于是他们便见到了一张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脸。

虞紫鸢明显有些惊讶,但身为江家主母,她马上冷静了下来,和江枫眠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见虞紫鸢点了头,江枫眠才开口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禾音。”魏无羡下意识回答。

“这是你的真名吗?”江枫眠的问题让魏无羡愣住了,她下意识抬起头,看见江枫眠眼中满满的信任,和其中的急切。

虽然那急切并不明显,但却足以让魏无羡放下自己心中的戒备,她开口回答:“我叫魏婴,字……无羡。”

 

“阿鸢,以后啊,我如果有个孩子,不管男女,都要让她像个孩子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成为所有人都羡慕的存在!”

 

“藏色……”

“早就想到了这一天,早早地取好了字吗。”虞紫鸢和江枫眠都想到了当年的那个人,“这倒像是她会做出来的事。”

江枫眠叹了口气:“果然啊……”

“是她和长泽的孩子。”虞紫鸢皱了皱眉,手指无意识摩挲了一下紫电。

 

魏无羡有些出神。

她的父母啊……

总是一副笑脸的母亲,沉默却温柔的父亲——

却在那次夜猎中,全部消逝。

 

“阿羡……凭我和你父母的关系,应该也是可以这样叫你的。”江枫眠看着她,眼里带着深深的怀念,“八年前我找过你……但是有人告诉我,你过得很好,不需要我挂心。之后我也没找到你……”

他有些迟疑,问:

“你说你是禾音,如果是我想的那一个,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几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啊,我已经忍不住想写忘羡的初遇了(西子捧心状

风月·壹

·大部分性转注意

·OOC注意

魏无羡是个风尘女子。

自从七岁被烟雨阁的乐音捡回去以后,她便开始了作为艺伎的、严格的训练。幸好有乐音帮扶着,再加上她自小天资聪颖,靠着自己的能力,竟然短短几年内就被乐音提上了头牌这个位置,过上了众星拱月般的生活。

“现在这种情况不对。”魏无羡常常这么想。

她总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不应该是她的。她觉得自己应该能文善武,有一个会给她做汤的亲人,一个口是心非、但却很关心她的朋友,一个在她困难时能回去的,吵闹却又和谐的家。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像是有些惊讶自己的想法,她自嘲的笑了笑,便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乐音似乎终于决定了什么似的,开始一反常态,让她出去在外家演艺。一开始只是周围几家青楼,到后来的几家大户人家,再到后来的整个云梦,甚至还往外一部分,都响起了她的化名——禾音的名字。甚至还有人给她起了个绰号叫“素面天女”,感叹她的舞姿恍若天上的神女下凡美轮美奂,更何况她向来以白纱覆面。太过神秘的面容反而使她名声大噪,红极一时,这个绰号便一直流传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起名禾音,魏无羡是这样回答乐音的:

“魏中有禾,婴声如音。”

“更何况,乐音你的名字也有一个‘音’字,不如就叫‘禾音’如何?”

于是,这个名字便一直伴随在了魏无羡的左右。

有一天,当她在演出的时候,正唱到一半,突然有几个小丫鬟急急忙忙跑上来,给她的贴身侍女说了几句话,随后侍女便中止了演出,给每个人都道了歉后才跑到她面前说:“禾姑娘,不好了,乐妈妈中了毒,怕是活不长了……她说,想见您最后一面。”

魏无羡眼前开始发黑,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等回过神来,却是已经到了乐音的房间。房间和她记忆中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以往的淡淡樱花香气已经替换成了浓浓的药味,魏无羡走上前去,看向床上的人。

“乐音姐姐……”

那女子脸上毫无血色,却还是在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时睁开了眼,脸上也勾起一个魏无羡熟悉的活泼笑意——虽然并不好看,但是魏无羡的眼眶却没由来的红了几分。

“怎么,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啊。”乐音有些宠溺的看着她,“羡羡不哭啦。”

“为什么?”

“什么?”

“明明烟雨阁里的回春姐姐能救好你的,但是……”

“羡羡。”乐音打断了她的话,“我早就意识到会有这一天,也早就告诉你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魏无羡怔住了。

她想起那一天,乐音蹲在地上与她平视,认真的问她:

“我需要你在你十五岁的时候接替我的位置,别人也不行,烟雨阁只能是你魏无羡的。”

“什么都别问,这是我的命运。”

“能答应我吗?”


“我以为……你是为了留住我才说的。”

乐音沉默了一会,回答:“我曾经听过一句话‘世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不论是我们的相遇,又或是我们的离别,都是注定的。”

“魏无羡,你要记住,遵循你的本心。逢魔之时已经快要到来,烟雨阁我会先交给夏露,你十五岁时注定会得到它,或许你会离开一段时间,但当你回归之时,烟雨阁会成为你最得力的助手。”说完这些,乐音已经是脱力了,“最后,谢谢你,羡羡。”

魏无羡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等一直站在门口的夏露和秋霜进去后,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乐音在第二天就走了。

魏无羡看着她被埋进了深深的地下。

她跟烟雨阁的众人们道了别,带着自己的一个小包袱——来是后来才知道,这是乐音早就给她准备好的——离开了这个她呆了六年的江南小镇。

她开始了独自漂泊的生活。

路上没事听听书,遇着戏班子就听听戏,有时候心血来潮还会给无偿伴个奏什么的——毕竟也顶着头牌这个名号,怎么可能没几项才能。

但是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云梦。

回了趟烟雨阁,魏无羡租了一条船,任船在莲花丛中飘荡,她微微出神,拿起随手带在身边的笛子,缓缓吹奏起来。

空气中传来破空声,魏无羡下意识往船头一躲,便见到一把长剑插在刚才站的位置上。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你是何人?为何在我莲花坞境内?”她微微皱眉,收起笛子,抬眼望向声源。

入眼的是一穿着紫色校服的女子,她一脚踏着船沿,两手抱在胸前,让魏无羡无故感到有些熟悉。

正愣神间,那女子又问了一遍:“喂!你有没有你听见我说话!我问你怎么进来的!”

魏无羡回过神,歉意一笑:“抱歉,刚才有些走神,但你说的莲花坞……什么意思?”

那人脸上也有些诧异,但还是认真的解释了一番。

魏无羡知道自己进了自己不该进的地方,连忙道了歉。

紫衣女子疑惑的开口:“真是奇怪,你明明身上没有江家的信物,外面有莲花坞的结界,除带信物者和江家血脉者是无法进入的。”她上下打量了魏无羡一番,又问她,“你一介女子,有没有武功,怎么这么大胆,敢一个人上路,你家里人就不担心?”

话已出口女子有些心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事了?

魏无羡摆弄着笛子,回答:“女子又如何?我又不是没有能力养活自己,世界上的坏人也并不是那么多,至于家人……”她握笛子的手紧了紧,“我早就已经没有家人了。”

“抱歉,我不知道……”

“没什么,你也是关心我才问的吧。”

女子的脸红了,将剑召回自己手中:“你叫什么名字?”

魏无羡笑了笑:“我叫禾音。”

“啊,那个禾音啊,难怪。”她露出一个笑容,“我叫江澄。”


想了一下,还是不打舅舅的标签了(怕被喷死)

介绍一下,我闺蜜@zx.和我一起出的脑洞(有事也可以找她)

风月·零

·大部分性转注意

·OOC注意

·如有不适请点击右上角的小叉叉谢谢合作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阳光下的女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向蜷缩在角落里的孩子伸出手,“我给你一个家。”

那个孩子脸灰扑扑的,衣服破了几个洞,头发也打了几个结,她抬起头,盯着女子的脸沉默了几秒,才开口说了一个“好”字。

女子的笑容灿烂了几分,也不嫌弃孩子的脸脏,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小声的问。

“我叫乐音。”女子回答,“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魏婴。”

“这是名吧,那你的字叫什么?”乐音说完,还没等她开口,就自言自语的回答,“恩……我猜猜……无羡?”

见她瞪大了双眼,乐音便笑着说:“好啦,是你衣领上纹的字告诉我的。”

她指了指女孩的衣领,上面果真有‘无羡’二字。

乐音走到一处小门,带着规律敲了几下,便有人开了门,领乐音进去。乐音带她来到了顶楼——自己的房间。

从刚才上楼的时候,小无羡就多少猜到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这里是青楼,从前自己母亲最不允许自己接触的地方,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教坏了。

乐音一放下她,便开始忙里忙外,又是给她洗澡,又是给她打扮,直到她自己满意了才坐下。

“小无羡,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魏无羡点了点头。

“既然知道,那我也不解释了。只是你可以放心,我们这里的姑娘,除了一部分自己愿意的,其他的人都是只献艺的,你放心吧,我不会卖了你的。”

“我需要你在你十五岁的时候接替我的位置,别人也不行,烟雨阁只能是你魏无羡的。”

“什么都别问,这是我的命运。”

“能答应我吗?”

魏无羡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

“好。”


作为一个新人,求轻拍。

脑洞来源于我和我同学的一个沙雕聊天,就是如果羡羡在江枫眠见到他前被别人捡走了羡羡还是个女孩子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