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彼岸

风月·壹

·大部分性转注意

·OOC注意

魏无羡是个风尘女子。

自从七岁被烟雨阁的乐音捡回去以后,她便开始了作为艺伎的、严格的训练。幸好有乐音帮扶着,再加上她自小天资聪颖,靠着自己的能力,竟然短短几年内就被乐音提上了头牌这个位置,过上了众星拱月般的生活。

“现在这种情况不对。”魏无羡常常这么想。

她总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不应该是她的。她觉得自己应该能文善武,有一个会给她做汤的亲人,一个口是心非、但却很关心她的朋友,一个在她困难时能回去的,吵闹却又和谐的家。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像是有些惊讶自己的想法,她自嘲的笑了笑,便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乐音似乎终于决定了什么似的,开始一反常态,让她出去在外家演艺。一开始只是周围几家青楼,到后来的几家大户人家,再到后来的整个云梦,甚至还往外一部分,都响起了她的化名——禾音的名字。甚至还有人给她起了个绰号叫“素面天女”,感叹她的舞姿恍若天上的神女下凡美轮美奂,更何况她向来以白纱覆面。太过神秘的面容反而使她名声大噪,红极一时,这个绰号便一直流传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起名禾音,魏无羡是这样回答乐音的:

“魏中有禾,婴声如音。”

“更何况,乐音你的名字也有一个‘音’字,不如就叫‘禾音’如何?”

于是,这个名字便一直伴随在了魏无羡的左右。

有一天,当她在演出的时候,正唱到一半,突然有几个小丫鬟急急忙忙跑上来,给她的贴身侍女说了几句话,随后侍女便中止了演出,给每个人都道了歉后才跑到她面前说:“禾姑娘,不好了,乐妈妈中了毒,怕是活不长了……她说,想见您最后一面。”

魏无羡眼前开始发黑,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等回过神来,却是已经到了乐音的房间。房间和她记忆中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以往的淡淡樱花香气已经替换成了浓浓的药味,魏无羡走上前去,看向床上的人。

“乐音姐姐……”

那女子脸上毫无血色,却还是在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时睁开了眼,脸上也勾起一个魏无羡熟悉的活泼笑意——虽然并不好看,但是魏无羡的眼眶却没由来的红了几分。

“怎么,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啊。”乐音有些宠溺的看着她,“羡羡不哭啦。”

“为什么?”

“什么?”

“明明烟雨阁里的回春姐姐能救好你的,但是……”

“羡羡。”乐音打断了她的话,“我早就意识到会有这一天,也早就告诉你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魏无羡怔住了。

她想起那一天,乐音蹲在地上与她平视,认真的问她:

“我需要你在你十五岁的时候接替我的位置,别人也不行,烟雨阁只能是你魏无羡的。”

“什么都别问,这是我的命运。”

“能答应我吗?”


“我以为……你是为了留住我才说的。”

乐音沉默了一会,回答:“我曾经听过一句话‘世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不论是我们的相遇,又或是我们的离别,都是注定的。”

“魏无羡,你要记住,遵循你的本心。逢魔之时已经快要到来,烟雨阁我会先交给夏露,你十五岁时注定会得到它,或许你会离开一段时间,但当你回归之时,烟雨阁会成为你最得力的助手。”说完这些,乐音已经是脱力了,“最后,谢谢你,羡羡。”

魏无羡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等一直站在门口的夏露和秋霜进去后,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乐音在第二天就走了。

魏无羡看着她被埋进了深深的地下。

她跟烟雨阁的众人们道了别,带着自己的一个小包袱——来是后来才知道,这是乐音早就给她准备好的——离开了这个她呆了六年的江南小镇。

她开始了独自漂泊的生活。

路上没事听听书,遇着戏班子就听听戏,有时候心血来潮还会给无偿伴个奏什么的——毕竟也顶着头牌这个名号,怎么可能没几项才能。

但是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云梦。

回了趟烟雨阁,魏无羡租了一条船,任船在莲花丛中飘荡,她微微出神,拿起随手带在身边的笛子,缓缓吹奏起来。

空气中传来破空声,魏无羡下意识往船头一躲,便见到一把长剑插在刚才站的位置上。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你是何人?为何在我莲花坞境内?”她微微皱眉,收起笛子,抬眼望向声源。

入眼的是一穿着紫色校服的女子,她一脚踏着船沿,两手抱在胸前,让魏无羡无故感到有些熟悉。

正愣神间,那女子又问了一遍:“喂!你有没有你听见我说话!我问你怎么进来的!”

魏无羡回过神,歉意一笑:“抱歉,刚才有些走神,但你说的莲花坞……什么意思?”

那人脸上也有些诧异,但还是认真的解释了一番。

魏无羡知道自己进了自己不该进的地方,连忙道了歉。

紫衣女子疑惑的开口:“真是奇怪,你明明身上没有江家的信物,外面有莲花坞的结界,除带信物者和江家血脉者是无法进入的。”她上下打量了魏无羡一番,又问她,“你一介女子,有没有武功,怎么这么大胆,敢一个人上路,你家里人就不担心?”

话已出口女子有些心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事了?

魏无羡摆弄着笛子,回答:“女子又如何?我又不是没有能力养活自己,世界上的坏人也并不是那么多,至于家人……”她握笛子的手紧了紧,“我早就已经没有家人了。”

“抱歉,我不知道……”

“没什么,你也是关心我才问的吧。”

女子的脸红了,将剑召回自己手中:“你叫什么名字?”

魏无羡笑了笑:“我叫禾音。”

“啊,那个禾音啊,难怪。”她露出一个笑容,“我叫江澄。”


想了一下,还是不打舅舅的标签了(怕被喷死)

介绍一下,我闺蜜@zx.和我一起出的脑洞(有事也可以找她)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