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彼岸

风月·贰

·大部分性转注意(我是不会让江叔叔性转的!)

·OOC注意

魏无羡以禾音的身份认识了江澄。

她知道,不以真名交朋友是危险的,但是乐音从小就教她:不可以随便将名字告诉别人,因为名字是一种言灵,一种咒,所以告诉别人名字也是危险的。

她知道,烟雨阁里的姐姐们,用的也是化名。

只是,对于她们这种人来说,真名又算是什么呢?就像她,魏婴和禾音这个“素面天女”相比,别人更认为禾音才是她的真名。

有谁会在乎她的真名是什么呢?

没有人。

 

她和江澄聊了很久,而且十分默契,就像是失散多年的老友久别重逢。

“真奇怪啊。”魏无羡说,“我们不是才第一次见面吗?”

“对啊,我也有这种感觉。”江澄回答。

天色渐渐变暗了,远处隐隐传来云梦江氏的弟子呼唤“大师姐”的声音。

听见声音,江澄黑了脸,不爽道;“啧,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师姐了……阿娘听到他们这么不稳重,肯定又要罚他们练习,到时候还不是我和哥哥遭殃。”

“你还有个哥哥啊。”魏无羡有些好奇,“叫什么名字?”

“对呀,我哥哥叫江厌离。”江澄的眼里隐隐有些骄傲,“虽然是哥哥,但是长得比我还好看,而且我哥哥做的莲藕排骨汤,味道绝对是世界第一!”说到最后,江澄的眼睛甚至隐隐有些发亮。

“呦,这我倒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兄控。”魏无羡好奇地问,“不过你哥哥一个大男人,真的会给别人做饭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男人做饭。有什么不对的吗?”江澄有些奇怪的歪歪头,“我觉得不管是我父亲还是我哥,做饭都挺好吃的。”

“……”原来父亲也会做饭啊。

“阿澄。”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魏无羡循声望去,见到一个身着紫衣的男子,他看着自己和江澄,眼里有七分宠溺和三分警惕。魏无羡想了一想,他应该就是江澄的哥哥吧。

“哥哥!”果然,江澄惊喜的叫了一声,便扑进了那紫衣男子的怀里,“哥哥怎么来了。”

“我看阿澄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我担心你啊。”他揉了揉江澄的头,看向魏无羡。

“在下江厌离,是江澄的兄长。”

 

他们聊了一会儿,江厌离也放下了戒心,对这个能忍下自己妹妹小脾气的这个女生也有了几分欣赏,于是便请她和自己一起回了莲花坞。

只是……

“那个,江澄,咱们商量个事儿呗……”魏无羡忍住尖叫的念头,死死握着自己的小臂,脸色发白,冷汗冒了一身,“能不能把狗先牵走啊?”

她自小怕狗,七岁前和狗夺食的记忆太过深刻,导致一想起就感觉小臂上的伤疤隐隐作痛。

江澄还没反应过来,倒是江厌离见她神色不对,又像是要把手臂掐断似的,也没有说明,唤来下人让他们把菲菲、茉莉和小爱牵走了。

魏无羡感激地看了江厌离一眼,又给江澄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和他们继续往前走去。

 

魏无羡见到了江家家主江枫眠和他的夫人虞紫鸢。原本虞夫人只是想看看是谁能让她女儿带回来,但由于这时魏无羡并未蒙着面,,于是他们便见到了一张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脸。

虞紫鸢明显有些惊讶,但身为江家主母,她马上冷静了下来,和江枫眠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见虞紫鸢点了头,江枫眠才开口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禾音。”魏无羡下意识回答。

“这是你的真名吗?”江枫眠的问题让魏无羡愣住了,她下意识抬起头,看见江枫眠眼中满满的信任,和其中的急切。

虽然那急切并不明显,但却足以让魏无羡放下自己心中的戒备,她开口回答:“我叫魏婴,字……无羡。”

 

“阿鸢,以后啊,我如果有个孩子,不管男女,都要让她像个孩子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成为所有人都羡慕的存在!”

 

“藏色……”

“早就想到了这一天,早早地取好了字吗。”虞紫鸢和江枫眠都想到了当年的那个人,“这倒像是她会做出来的事。”

江枫眠叹了口气:“果然啊……”

“是她和长泽的孩子。”虞紫鸢皱了皱眉,手指无意识摩挲了一下紫电。

 

魏无羡有些出神。

她的父母啊……

总是一副笑脸的母亲,沉默却温柔的父亲——

却在那次夜猎中,全部消逝。

 

“阿羡……凭我和你父母的关系,应该也是可以这样叫你的。”江枫眠看着她,眼里带着深深的怀念,“八年前我找过你……但是有人告诉我,你过得很好,不需要我挂心。之后我也没找到你……”

他有些迟疑,问:

“你说你是禾音,如果是我想的那一个,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几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啊,我已经忍不住想写忘羡的初遇了(西子捧心状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