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彼岸

风月·叁

·大部分性转注意

·OOC注意

魏无羡并不想回忆那几年是怎么过的。

烟雨阁就算是再不同,也照样会有它黑暗的地方,几年的训练,若是没有乐音在暗中帮扶着,她可能早就不存在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记得有一次,她在另一个分部唱曲时,见到过一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她站在二楼,看着自己,眼里带着渴望和羡慕,还有着……不知是对她还是对自己的,淡淡的讽刺。

魏无羡本来是想在结束时找她玩儿的,但是乐音一结束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不容置疑的把她带着离开了,她看见二楼一个漂亮的女人带走了那个女孩,女人的嘴里念着一个名字,如果她没有看错,那个女人叫她……“阿瑶”?

乐音也很不对劲,一直低着头,嘴里念叨着什么“再等等,等你再长大些”之类的。

虽然短暂,但这段记忆比起其它模糊不堪的记忆,这段反而被她记了许多年。

 

魏无羡扶了下头,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纠结了一番,缓缓开口道:“我是在七岁那年被乐音带回烟雨阁的,姐姐们都很好,和其他地方不一样。”

“小时候训练虽然辛苦,但是却都在互相帮扶……烟雨阁的规矩不算很多,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很喜欢这里,也没有几个故意挑事的。”

“至于我为什么来到莲花坞……因为乐音走了她临走前,让我多出来走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进了莲花坞。”

“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还能听到我父母的事……”

 

江澄一直在一旁听着,在魏无羡说完后,她忍不住开口:“那你留下来做客怎么样?既然让你出来走走了,那你留下来住几天呗。”恩,母亲看上去没有生气的样子。

魏无羡看着江澄有些微微发红的脸,心里一股暖流划过,只是……

“恐怕不行。”魏无羡看着江澄似乎有些失望的面容,安慰道:“我还要回去看夏露姐姐她们,烟雨阁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一个家啊。”

她看看房间里另外三人,见他们也微微有些失望,便说:“要不然,我留下来吃个饭?”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做了这个决定。

江澄看出了她的勉强,有些不满地低下头:“这么不想留下啊。”

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江澄,回烟雨阁的事暂且不说,就你那三只狗,便可以成为我不留下的理由啊。”

“不是……这和妃妃茉莉小爱有什么关系?”

“阿澄。”江厌离笑出了声,“阿羡的意思是她怕狗啊。”

“这样啊……”江澄思来想去,也不能抛弃那三只陪伴了她多年的伙伴,她叹了口气,说:“那……我下次去烟雨阁找你玩儿。”

“好啊。”魏无羡回答,“我给你听曲子。”

“阿羡可不能这么小气,我到时若是有空闲,便和阿爹阿娘一同去找你,如何?”江厌离笑着,看了一眼江澄,明白了她的小心思,“我给你带莲藕排骨汤。”

江枫眠见他们聊的开心,和虞紫鸢无奈的对视一眼等她们说完了,才开口:“阿婴。”

“你现在,过得很好,对吧。”

魏无羡闻言,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她回答:“恩,很好。”

谢谢你们,我很幸福。

 

 

魏无羡回到了烟雨阁。

她还是从前的“神秘”头牌,但不同的是,她那个自从乐音走了后就变得冷清的房间,却在江澄她们的来访下变得有些热闹起来。

江枫眠和虞紫鸢被莲花坞里的琐事烦的不行的时候,便会来魏无羡这里休息休息。甚至教魏无羡修炼,用她最拿手的“音”。

魏无羡和她母亲一样,都天资奇高,而且十分勤奋,没过几个月,都能接江澄几招了。

照虞夫人原话所说:“要是莲花坞那些不成器的家伙都和她一样,我哪还需要费这么多心思。”

魏无羡对此表示:只需要微笑就好了。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

这天,江澄熟练地进了魏无羡的房间,问她想不想去姑苏学习。

魏无羡想起乐音的话,又想起姑苏蓝氏有名的“弦杀术”和藏书阁,回答道:

“好啊。”


终于要写到忘羡了!

狂舔禁欲冷清颜值高,腰细腿长身材好的蓝忘机小姐姐!

(魏无羡:胡说!明明是我的!

蓝忘机:嗯。)

评论

热度(12)